我是能打滚就不废话的人-大字版翻牌机

作者:椰子机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2 18:00     浏览:

这是一个还没写就流口水的主题,对我来说,与零食有关就与盗窃有关,我从幼儿园就开始偷钱啦。

儿时那些无比稀罕的零食是一辈子忘不了的,比如无花果,比如辣条。

吃无花果最早是和邻居孩子一起吃,这次,他买一包,分给我吃。吃的时候为了公平,是你一根,我一根,你一根,我一根这样吃,最后的末末是谁买的谁吃,包括翻过来舔袋子这事也是谁花钱谁干。

当然,自己的手指头,是可以随便舔的。

下回我买,然后再分给他,再重复一样的流程。最后舔袋子,是一件比较过瘾的事,因为,舔完扔了袋子,就再也没有了,所以舔得格外认真。

无花果是我至今没吃够的零食。

那个年代,没有几个很富裕的家庭,可以随便给小孩子零花钱,想买一个好东西吃,哼哼唧唧和爸妈磨半天,嘴皮子都破了,说不定得需要打一场滚才可以换来。

真的,有付出就会有收获,这是我从小就实践过的真理。

我是能打滚就不废话的人,这一招屡屡奏效。

于是,我的馋虫隔三差五就上来一回。

人越长越大,心眼越来越多,后来我发现我妈有一个红罐子放在壁橱里,罐子是盛零钱用的,对,就是她的存钱罐。我看见里面有一分二分五分,一毛两毛的钱,但永远没有五毛的和一块的。

零钱满满一罐子,对我来说也是巨款。

我开始观察妈妈,每次有零钱就往里塞,有时买盐买火柴就伸手从里面掏,从没见她数过。

我一想,她肯定没数。

于是,我趁父母两人都不在屋时,偷了五分钱,偷的时候吓得心里砰砰直跳,耳朵面颊都发烫,偷完过了两天,我妈并没什么反应。

我一想,嗯,她真是没数,继续。

第二次,我又拿了五分,凑够一毛,就可以买一块红豆沙的冰糕啦。

从那时起,我正式开启了我的盗窃生涯。

事实证明,这比费嘴皮子和打滚强多了,省时省力又省心。

从此后,我可以自己偷吃一整包无花果了,我可以买两毛五一包的葵花籽了,什么彩色的糖豆,大白兔高级奶糖,桔子汽水啥的,我都得尝尝啊。

当然我也时不时开口向妈妈要钱,正大光明的去买,一次不买也不行啊,如果一个馋虫突然间不要钱买东西了,会被怀疑的。

我胆子越来越大,当然最大的时候,也没偷过两毛以上的钱,但是我吃东西不太背着大人了,问到就说小伙伴给的。

后来,令人销魂的辣条横空出世,把以往所有零食的魅力碾压成了粉末。

各式辣条油乎乎火辣辣,极大的满足了我的味蕾,直到今天,我馋了还会买校门外五毛一包的辣条吃,嘻嘻。

那时,我主要吃大辣片,一毛钱一张,我隔两天就偷钱去买一次。

卖辣片的是个皱皱巴巴的老太太,我叫她嫂子,她刚烧完柴禾的黑手,直接从袋子里给我拿,拇指食指捏住一点点角,给我拽出来一张。我总是觉得她捏过的地方好脏,她每次捏的哪个角,捏住的地方有多大,我都牢牢记着,藏在柴禾垛后面或者墙角吃的时候,我总会先把她捏过的角撕掉扔了。吃的时候也小心翼翼,尽量不把油留在嘴唇上,吃完了,再把手指头舔干净回家,嚼点茶叶去去味。

偷钱的事,应该是一直持续到小学四年级,我很幸运,从没被发现过。

更幸运的是,我第一次参加运动会,长跑跑了第三名,老师发给我两块五毛钱。我不明白为啥是两块五,为啥不能再加上五毛凑三块。

不过两块五总好过没有,我兴冲冲的回家,想把这个荣誉告诉妈妈,但是转念一想,不说了,去买辣片,买一包。

我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但我还是走进了小卖部。

小卖部的柜台是高高的水泥台子,你猜我多幸运,进去门,水泥台子下,躺着五块钱,五块哪!我的心脏惊得砰砰的。

我前后看了看,老太太嫂子没在,身后也没来人,我赶紧蹲下,把五块钱捡起来装进了兜里,转身走出小卖部,站在墙角下平复心情。

别跟我说捡到钱要交给警察叔叔,我们村里没有警察。

所以,亟需零食以慰口腹之欲的我只能把钱装进自己的兜里。

后来,手上有七块五毛巨款的我,摸黑买回了一包辣片,十包方便面,藏在闲屋的旧棉絮袋子里,开了一段富豪的生活。

 
(方便大家阅读,故事用了第一人称)

翻牌机棋牌游戏代理与翻牌机棋牌游戏平台搭建区别
游戏平台搭建,搭建是以合伙人的需求来定制,专门给合伙人免费搭建成熟的系统画面、游戏、界面,我们都是根据合伙人需求来定制,合伙人有总部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游戏平台代理:代理是指只能接受产品的原样不能一点改动,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联合运营 、免费搭建  打造属于你自己的游戏平台,自己当老板,详细咨询请联系椰子机客服微信ndd90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