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大卷”的前世今生-大字版翻牌机

作者:椰子机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4 18:48     浏览:

细算起来,对于胜负心的计较还是从小学吃泡泡糖时开始的。

当时,吃泡泡糖这一娱乐活动如雨后春笋般风靡整个校园。而作为“泡泡糖”大军的成员,我的注意力在“糖”字而非“泡泡”上,对于“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咽下去甚是可惜”才是我心心念的全部。于是,我数次将泡泡糖切成小块后偷偷咽下,终于发现这东西除了有咀嚼的快感外是填不饱肚子的。

正当我沉浸在用自己做科学实验的快乐中不能自拔之时,周围的同学都开始比起吹泡泡了。

谁吹得大是胜负的唯一关键,而我恰恰处于整个鄙视链的最底端:不会吹。

我试图奋起直追,怎奈天资愚笨,屡次尝试而终不得其要领。

在外面被嘲笑久了,回家便会习惯性地哭丧着脸。

老妈得知缘由后把一块泡泡糖扔进自己嘴里,然后问:“怎么吹?”

“你得先嚼,最少嚼二十分钟,然后用舌头一顶一吹。记住啊,使劲儿科不能太大!”我煞有介事地指导着。

正在做饭的老妈显然没有这个耐心,草草嚼了1分多钟便准备开吹。

我正欲阻止,一个硕大的白色泡泡凭空而起。

老妈噘着嘴,叼着泡泡,脑袋摇来晃去,眼睛笑成了一个月牙。

一分钟,她自学成才。 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。

我痛定思痛,刻苦练习,终于习得要领,而这胜利的果实我决定第一时间与同桌分享。

同桌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,人长得又白净又漂亮,同学们都喜欢和她玩。但问题是她好像是个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的典型,对我一直属于带搭不理的状态。这让学习成绩长期位列前茅的我懊恼不已。

经过观察我发现,她对沙包扔的远的,独轮车骑得好的,单杠翻得溜的往往笑脸相迎。

原来如此!

小小年纪的我就明白了加持一项技能的重要性。

那刻,我端坐于她的面前,一边夸张地嚼着泡泡糖,一般指了指嘴,这一怪异的举动成功地引起了她的好奇。

事不宜迟!我舌头一拱,气息直冲口腔,一个泡泡迅速吹了出来。

这个泡泡越吹越大,迅速地将我的视线与她隔离,让我对可能出现的欣喜和崇拜的表情产生了无限遐想。

但年幼之人显然无法悟得“见好就收”的道理。

记得当时有种厉害的技能叫双层泡泡,就是在吹过一层泡泡后迅速再吹出一层,制造出泡泡互相包裹的视觉奇观。

我觉得应该趁胜追击,重新树立自己的形象。

转瞬间,我的口腔开始做着高频率的小幅咀嚼,然后调整角度,蓄势待发。

一切都是刚刚好,唯一没有算准的就是由于原材料被第一层泡泡消耗过多,现在已所剩无几。

而更加不幸的是,第一层泡泡开始漏气了。它干瘪、发皱、徐徐下落,下落到我能清晰地看到那熟悉的略带厌烦的表情。

不!一定要成功!

我卯足口鼻之气,不顾一切地吹了出来。

于是,一个鼻涕泡替代了泡泡糖,它徐徐膨胀又悄悄炸裂。

“啊!!!!!!真恶心!!!!!!”

于是,此次表演以她嫌弃地跑开为终点落幕了。

介于失败的教训,我大概明白了供应链的不足会对整个产业所造成的巨大影响。

正当我挖空心思琢磨着如何说服老妈多买些泡泡糖时,“大大卷”横空出世!

一个圆形的盒子里,长长的粉色条状的泡泡糖被轮状卷起。

每天晚上,几个小哥哥小姐姐边蹦蹦跳跳边吃大大卷的广告冲击着我的小心脏。

当时,我的人生信条只有一个,那就是“我要大大卷!我要大大卷!”

我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是如何得到了人生的第一盒大大卷的,我只记得自己第一时间将它藏在了书包里。

我觉得,那天夜里定是个有着粉红色美梦的夜晚!

第二,我决定在上午第二节大课间实施计划。这是个二十分钟的休息时段,我觉得已足够展示自己的技能。

下课铃响后,我悄悄地把大大卷拿出来,旋转着抽出后,一股脑塞进嘴里。事实证明,这是个愚蠢的尝试。

这一坨实在是太大了,我就像只找到了大象骨头的狗,舍不得丢又下不去口,反复多次最终铩羽而归。我灵机一动,决定采取分批歼灭的战术,先掰下一块,咀嚼松软后再塞入新的弹药。随着咀嚼速度越来越快,不多时便全部入口完毕。

我愉快着嚼着,嚼着,全然不顾腮帮子的酸楚和齁嗓子的甜度。

是时候展示自己的技能了!

我得意地拍了同桌一下。此刻,她正扭着头和后面的愉快地聊着什么,她转向我时明显带着几分被打扰后的不悦。但在我眼中,那马尾辫随着头部转动的而划出的美妙弧线胜过了一切。

我一边卖力地嚼着,一边“啪”地一下把大大卷的盒子扔在了桌上。

这刚上市的稀罕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,她拿起来端详了一番又扔了回来,开心的表情转瞬即逝。

事后我分析,她一定是误以为这是我送给她的礼物。

成败在此一举!

我舌头开始外拱,但这食材因体积过大无法在口腔中平整地摊开,其厚度让舌头始终找不到发力的感觉。

时间在流逝,尴尬在蔓延。

眼见上课时间将至,我决定破釜沉舟、气沉丹田,大力出奇迹。

“噗”地一声。

一团硕大的,沾着口水的,白色的口香糖在我憋得通红的面孔的映衬下,精准地飞到她的脸上!

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“哇”地一声痛哭,我依稀看到班主任正缓步走入教室。

“老师,他,他!朝我脸上吐痰!”

.    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指鹿为马”,“指糖为痰”吧!

我第一次见识了一个漂亮女人的厉害之处!

当时,班级正在整治男生吐唾沫的恶趣味,而朝女生吐痰更是既恶劣又恶心。

不出意外,我成了整改的反面典型,老妈在放学接我时也被请了进去!

在空旷得有些阴森的办公室里,班主任痛陈我的罪行,我百口莫辩,除了咧着嘴哭外别无他法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忐忑不安,我捏着她的衣角,呆呆着望着她衣服上的花纹。

“妈,我......”我决定说点什么。

话刚开头,老妈淡淡一句“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”便结束了话题。

眼泪流了下来。

这是个让我终身难忘的瞬间。

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比“大大卷”还甜的滋味。

 
(方便大家阅读,故事用了第一人称)

翻牌机棋牌游戏代理与翻牌机棋牌游戏平台搭建区别
游戏平台搭建,搭建是以合伙人的需求来定制,专门给合伙人免费搭建成熟的系统画面、游戏、界面,我们都是根据合伙人需求来定制,合伙人有总部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游戏平台代理:代理是指只能接受产品的原样不能一点改动,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联合运营 、免费搭建  打造属于你自己的游戏平台,自己当老板,详细咨询请联系椰子机客服微信ndd90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