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十支雪糕,坐十次木马 -大字版翻牌机

作者:椰子机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4 18:42     浏览:

应该是小学五年级快放暑假时,我平生第一次被评为三好学生。我挺没当回事的,只是班级的三好学生,连全校的都不是。我发小“唐老鸭”的三好学生奖状贴了一面墙,最高级别是全县三好学生。他学习成绩还不如我。后来我才偶然记起,我这辈子就得过这么一次三好学生。真该好好纪念一下。

我之所以记住了这点小荣誉,是因为那年我们学校不知抽什么风,要带全体三好学生去游锦江山公园。我本不愿去,一来锦江山虽然名字好听,其实就是个小土包,栽了些花花草草,弄了几只懒洋洋的狼虫虎豹,实在没啥好玩的。二来与我玩的好的同学都不是三好生,我冷不丁和好孩子混成一道,相当不自在。

然而必须要去。奶奶常说,“穷家富路”,出去玩带钱少了叫人笑话。说罢从兜里掏出手帕包,一层层打开,递给我一元钱。

1985年,一元钱能买6瓶八王寺汽水,6个圆圈奶香面包,10根白霜脆麻花,12条牛舌饼,一串五香熏蛋,或三分之一只东门市场老姜家烧鸡。抱歉我只记得吃食,从小就没吃饱过。一年后,我上了初中,中学门口是我们县最大的饭店。当时人们已具备了初步的营销意识,门厅处挂着本店的招牌菜照片。我经常会去门厅里站着看一道菜,菜名我不记得了,只记得这道菜是由八条红艳油亮的鸡腿围成的造型。我咽着口水想,什么人能吃起这么奢华的菜肴啊。

锦江山的下午炎热又无趣,我在猴山向脏兮兮的猴子们丢了一会石子,被管理员呵斥了几句,就跑去看老虎。老虎嫌热,躲在洞里不露面,我又去看狼。狼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,在笼子里来回踱步,偶尔瞥我一眼,然后低头继续走它的路,貌似志在当日微信运动冠军。

山下池塘里荷花盛开,花叶间有几只琉琉轻快地飞来飞去。琉琉就是那种体型最大全身碧绿的蜻蜓。我小时对飞的幻想多半源自它们,它们翅膀不动,却像箭头一般,来去迅疾,倏忽而逝。想徒手捉到它们几不可能,但如果你捉到一只母琉琉,就可以用线拴住它,去诱捕那些求爱者。它们会奋不顾身地扑过来,心甘情愿地落入你手中。这大约是我小时对爱情的印象。我还记得我走在城后河堤上,对我班两个坏小子说,为什么要和女的一起玩呢,那多没意思啊。

我在池塘边的树荫下,发现一个旋转木马的台子。坐一次是五分钱。我没有坐过旋转木马,甚至没在电视上见到过。但玩游戏小孩子天生就会。我坐了一回,觉得很“吱悠”,于是一遍遍地坐下去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都以为小时我们常说的“吱悠”就是自由。自由的感觉不就该是那种飘忽却安稳的失重感吗?那时我认为自由是不必付出的“free”,就像便宜好玩的旋转木马。

旋转木马的台子边,自然有卖冰棍的。我转一回木马,就买一支雪糕,买一支雪糕,就转一回木马。它们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,但我就是喜欢把快乐的事都放在一起同时来做。像过年放鞭炮时,我一个口袋里揣着零散的小鞭儿,另一个口袋里一定揣着奶奶家炸的肉丸。雪糕是新出来的冰棍品种,也是五分钱一支。顾名思义,冰棍的观感和口感更接近冰,雪糕则像冻硬的雪。雪糕有奶油味,更软糯,更香甜。

我从小就显示出一个败家子的风采,当老师喊集合时,我轻松地花光了口袋里的一元钱。坐旋转木马的人很少,有时就我一人在坐。我像一个得胜回朝的将军,骑着一匹烈火金睛兽,带着浩荡的马群,口中回味着凉丝丝甜滋滋的味道,在轻快的旋律中起起伏伏地奔腾。

讲真,我不记得我这平淡无奇的一生中还有过如此辉煌的时刻。

(方便大家阅读,故事用了第一人称)
翻牌机棋牌游戏代理与翻牌机棋牌游戏平台搭建区别
游戏平台搭建,搭建是以合伙人的需求来定制,专门给合伙人免费搭建成熟的系统画面、游戏、界面,我们都是根据合伙人需求来定制,合伙人有总部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游戏平台代理:代理是指只能接受产品的原样不能一点改动,提供专业团队进行7*24小时技术支持、调机服务。联合运营 、免费搭建  打造属于你自己的游戏平台,自己当老板,详细咨询请联系椰子机客服微信ndd9027